“花少”幕后制作独家揭秘:欧洲公干“血泪史”

发布日期:2019-09-14 20:12   来源:未知   阅读:

  南方都市报讯 “跟拍团队的罗马假日,抱着设备见缝插针的啃几口汉堡不说,只要花少们起身,没吃完也得跟上去说走就走的旅行真折磨记录者!”——— 监制夏青诉“工伤”。

  在别人眼中幸福的“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可能是各种花样百出的“工伤”。作为国内难得一见进军海外的户外综艺节目,“花少”节目组的工作人员番外总结起来就是一部累心血泪史。日前,《花儿与少年》总导演廖珂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揭开了团队幕后的辛酸:比如把百多号人马空运到西班牙、意大利有多难,光是拍摄器材过关就在机场花了8小时,留下一笔催泪的巨额超重费;不光明星爱迷路,“花少”工作人员们也是路痴,在罗马也常迷路,要靠看月亮才能走回酒店但令工作人员们聊以慰藉的是,“花少”有一只很牛的后勤保障组,顿顿都能让湖南人吃上辣椒炒肉。

  首次拉上大队人马奔袭欧洲制作户外综艺节目,湖南卫视此次派出了由《中国最强音》廖珂团队和《勇往直前》的杨霖团队,节目的摄像指导则来自于《爸爸去哪儿》团队。这支近百人的大队有负责策划及执行的导演组,负责前期踩点、申请拍摄许可、当地事务协调的行程组,负责音频和特种设备的技术组,负责工作人员吃住行的制片组;还有细分的选角组、编剧组、摄像组等。“花少”光摄像团队就有15人之多,30多台机器,包括各种便携式摄像机、DV、航拍器等,比如在托斯卡纳的航拍镜头,就来自于《爸爸去哪儿》中的那台航拍器。总导演廖珂表示,光是把这些设备运到国外,就花费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我们这个大团队,北京机场出发的时候,一般人提前2、3个小时过去就差不多了,我们大概提前了8小时,因为要托运的东西太多了!光超重费就是一笔巨款。”

  为了追堵艺人,不漏掉任何细节,跟拍团队几乎每天都要比明星晚睡两个小时,规划路线,还要早起一个小时做准备工作。早上他们常要在酒店楼下蹲守,几乎快到了露宿街头的地步,每天能平躺在床上睡足5小时对工作人员来说,都是很奢侈的事儿。第3期节目中,张翰、凯丽、许晴小分队临时决定在西班牙广场坐马车,为了追上明星,摄像们不得不一秒钟变身草上飞,扛着机器,在罗马街头一路追着马车狂奔。“我们把吊挂的小型摄像机装在了明星的马车上,不够;我们又另外租了辆马车,在艺人的马车前面拍,还不够;摄像师只能扛着设备追着马车满大街跑。但没想到马车越走越快,摄像和导演都跟不上了,就所有人跟着马车跑都追不上了还去租了辆的士,结果上车之后发现马车是绕圈走的,的士还进不了巷子,最后去追的人只能下车回来继续狂奔。”

  给张翰买三明治的老外是谁?“工作人员”?明星可以带经纪人或助理吗?可以,但

  “花少”节目组的成员,除了远赴欧洲的工作人员,还有30多位西班牙、意大利当地的员工,www.qiqizhong.com,“去外国拍电影、电视剧,都要找对接公司。我们在欧洲也有当地的制作公司配合,有很多器材、拍摄许可、拍摄方式,他们都会帮到我们。比如在意大利,外国团队大概有30来号人。你们在节目里看到,当时张翰找工作人员帮他买吃的,大家都跑开了。张翰看到那个老外还在,就上前开口了,没想到就成了。老外是认识张翰的,只是张翰并不认识他后来才知道帮张翰买三明治的,其实就是我们的意大利当地合作公司的工作人员。”

  除了工作人员,这支大部队镜头外隐藏的还有明星们的经纪人和助理,不过,他们由于游戏规则的限制,即便到了欧洲,要不能和明星们呆在一个地方或者和明星们接触。“比如我们在罗马拍,经纪人们就在佛罗伦萨,这是为了防止出现什么事件的时候,明星的工作人员能够较为快速地赶来处理,但我们一直有意把他们隔开,这样他们就不可能悄悄为明星们帮忙。”

  虽然“花少”节目组的“出国公干”看起来风光无限,但工作人员们在欧洲过得其实是水深火热的日子,光摄像7个明星的跟拍机位,从早到晚,每天至少就要拍16个小时。回到国内,等着他们的还是浩如烟海的剪辑工作,“一期节目大概要剪400小时的素材,剪一期最快要15天。这剪片的过程特别痛苦,特别磨人!要把那么多小时的素材,剪成90分钟。一回长沙就开始传片子,所有的资料,5台机器24小时不停地转,光这个就花了10天!剪片子的工作人员每天只能睡5、6个小时。我们上期的责任编导就3天都呆在楼上没下过楼!”

  在《花儿与少年》这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中,7枚明星在欧洲基本是两眼一抹黑,只知道自己要去意大利和西班牙,当地的所有行程都要自己攻略,这难坏明星的同时,节目组也给自己挖了一个很大的坑。被空运到意大利的工作人员们,经常撑着下巴问总导演廖珂,“导演,明天我们去哪儿?”导演总是望着天回答:“我也不知道”

  为了防止集体望天,提前搞定当地官方很关键

  户外综艺节目最大的困难之一,就在于它的制作和棚内综艺的规律大多是相反的。以往是台本、流程、甚至彩排,什么都准备好了,各个工种、每个岗位,对第二天自己的任务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但户外综艺制作起来更类似纪录片的拍摄,需要跟随性的记录方式,所以第二天的一切对明星和工作人员们都是未知的。“艺人第二天要去哪儿,我们都得晚上很晚才知道,给我们的反应时间太短了,所以就要做大量预先的准备工作。而且他们就算定了行程,也很可能临时改变主意!”在意大利和西班牙,“花少”节目组都和官方、大使馆进行了深度的交流,监制专门拜会了当地的旅游、文化参赞,介绍节目、沟通工作,在制作团队的交通、住宿和拍摄许可等方面都得到了对方的大力支持。此外,节目组还和当地制作公司合作,也避免了不少人生地不熟的麻烦。“哪些地方可以拍,怎么拍?每个地方能容纳多少人和机器,可不可以用摇臂,能不能用飞行器,这些信息他们都会提供。”

  还得提前把可能去的景点的拍摄许可证搞到手

  为了跟上7枚明星的脚步,导演组基本要把所有游客可能会去的景点拍摄许可都搞到手。这就需要大量的提前功课,一般景点的拍摄许可申请周期是15天到1个月,除了报申,工作人员还要提前到各景点踩点,现场考察机位的架设和布置,买好门票和交通票,以防跟丢。100多号人十几天的时间里,在国外街头流浪、奔袭、暴走,常常引发群体性围观,虽然节目组已经进行了阶梯式瘦身。跟拍明星的过程中,节目组会分成3个梯队,最核心的20枚工作人员紧跟在艺人身边;第二梯队的支持部门,坐在七八台9座车及一台大巴上,车队保持在500米开外,跟着艺人移动;第三梯队则驻扎在酒店或行动的拍摄车上。

  跟丢人是噩梦,把自己都弄丢了是噩梦中的噩梦

  廖珂表示,节目组的噩梦就是把人跟丢了,“移动过程中,最怕的其实是跟丢,我们只能想尽方法不丢人。我们有一个制作统筹,专门研究怎么跟拍,分析每个场景会出现哪些情况,做各种备案。比方罗马机场,明星可能坐地铁,可能打的、租车或坐大巴,我们就做4种方案出来。实际情况由我来调控,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会派一辆头车,在收费站的地方等着明星,就是防着后头跟配的车丢了,这车能马上去追。再比如明星突然要去坐观光巴士了,我们就上一组人到巴士上,其他人赶紧上拍摄车,一路跟着。有时候遇到岔路口找不到了,我们就用对讲机联络,分头去找,到处去兜。”

  即将播出的第4期节目中,从罗马到托斯卡纳,本是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节目组却在一连串的迷路、迷失中状况百出,跑了近8个小时。张翰为了走一条最美的公路,把大家带上了一条最错综复杂的线路,路上还因为离合器过热,车子突然大冒烟,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无人区,花少们和节目组,都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大部队集体迷路起码还能互帮互助,但扛不住某些工作人员也是路痴,在罗马也常迷路,更惨的是节目组可没给工作人员配导游,如果走丢了,就得自己找路回家。比如有一枚摄像师就在拍摄结束后把自己给走丢了,语言不通,手机没电,不知道酒店叫什么最后愣是靠着看月亮找方向,才摸回酒店。

  “饿得慌”的明星们有多凶残?他们不仅顺走导演组的盒饭,连“老干妈”都不放过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对户外综艺节目来说,饮食后勤保障是重要的一环,怠慢了吃货们整个团队都别想好过。拍摄过程中,工作人员们已经过得很惨,总要抱着设备见缝插针地啃几口汉堡不说,明星们一动身,大家伙没吃完也只能跟上。为了安抚团队中吃不好就暴走的吃货们,后勤组在盒饭上可是狠下了一番功夫。

  对后勤组来说,到了意大利和西班牙,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到中餐馆踩点,怎么保证来自湖南的摄制团队在欧洲吃上香辣的中餐是他们的重要任务。经过后勤组的努力,节目组在大罗马时就吃上了辣椒炒肉和酸辣土豆丝炒肉。凯丽回忆起来,就曾流着口水表示,在罗马吃得最好的一顿,就是顺的导演组的盒饭,里头的肉那叫一个多,味道那叫一个香。

  第4期节目中,刚到托斯卡纳的明星们,决定自己买菜在农庄里做中餐吃。但负责采购的小盆友却忘了购买主食,结果只好跑到导演组偷米饭。节目组导演曹意峰指认,“他们看到我们工作人员都集中吃饭呢,有一两个盒饭放在比较远的地方,他们趁我们不注意就给顺走了!”总导演廖珂也指证,“他们艺人还跑来抢过我们的饭。凯丽好几次拿过导演组的老干妈和酱菜!有一次她和刘涛还跑去偷了盒饭,后来被我们 严 厉 批 评了!”

  凯丽也招认,这次旅行里吃得最多的就是榨菜就面包,有时候为了解馋只能去顺导演组的老干妈和酱菜,尽管齁得不行,但吃得非常香。至于导演组的盒饭,更是让她回味无穷,“那盒饭里有肉,我就搁了点醋泡米饭,吃起来真是香极了!”

  有时候早上明星们不愿出门觅食,就会跑到导演组的房间,蹭点老干妈,曹意峰表示,女神当然是不能给的,但有时候现场比较乱,放物资的地方也人来人往,偶尔难免被明星们得手。“那些老干妈都是我们从北京带过去的,上飞机前很多工作人员都带了方便面,但后来吃完了,在西班牙又买了一些腊八豆和酱菜我们平时其实吃得比明星好,因为一到吃饭的点,各种吃的就来了,番茄炒蛋啊,辣椒炒肉啊,酸辣土豆丝。我们一逮着空就赶紧吃饭。但有时候艺人没停,我们也得在旁边观察他们聊天的内容,这时只能拿个小面包蘸点酱在那儿啃。如果你没跟大部队一块儿吃饭,就会给你15块钱,你自己去吃,这是按照湖南台出国差旅标准来的。但有的摄像、导演,一天没吃饭的都有。”

  不过,节目组的盒饭也不总能让大家满意,原因就是,肉太多了!“有时国外蔬菜比肉贵,所以我们盒饭里几乎都是肉,素菜很少,辣椒炒肉里头辣椒就一点点,也不辣!其实我们有时很想吃蔬菜,我们很不习惯这样的饮食,比较喜欢荤素搭配,80%都是肉不习惯!”节目组的吃货们表示,很多苦都能扛都能忍,但就是欧洲的中餐馆不地道,真的不能忍!大家在罗马连吃了几天西餐,到了托斯塔纳就立马找中餐馆开吃,结果镇上唯一的一家中餐馆,却把工作人员们吃抑郁了,“极其不对胃口,跟我们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暴走的吃货们转战佛罗伦萨,立马冲进了另一家中餐馆,点菜的时候,吃货们审服务员就跟审犯人一样,“这菜你们是怎么做的?”“这菜你们用的是什么辣椒?”结果几乎把人家餐馆里的所有菜都指导了一遍。“汤不要勾芡!土豆青椒炒牛肉,辣椒不要圆圆的,要尖尖的,那你把我包里这干辣椒拿去炒吧!”

  一百多号人在欧洲街头流浪、暴走的同时,节目形态要如何做到真实是导演组们的一大难点。“花少”们开拔欧洲时,又刚巧遇上了当地的复活节假期,西班牙广场的人山人海的场面下要如何取景,就几乎把工作人员难哭。

  要如何混入各大景点和博物馆拍摄也是一大难题,这些说多了都是泪,“比如教堂和博古管理,脚架不能让你落地,人家要保护地板,你只能把设备拿在手上拍,全程都得扛着,这对摄像师的考验很大。再比如佛罗伦萨的一座老桥,就不让架摇臂,我们刚架好,警察就把我们赶跑了去小商店的话,工作人员要提前去打招呼,有时也会被拒绝;比如在餐馆的时候,用餐的人太多,没办法进太多摄像师,就只能一个人进去拍,尽力不影响到别人;有些地方艺人突然想去了,但当天人家已经不营业了;像罗马,全程都不允许在公共区域用飞行器,很多我们期望的场景都拍不了,无用功也做了很多,最后只能让当地的制作公司给我们一些景。”

  更郁闷的是,狼狈的摄像团队,偶尔还会被当地人误认为围观。“因为马德里前几年发生过--地铁和公园爆炸案。我们觉得明星们可能去某个公 园 ,提 前 申 请时,音频老师一个接收机,长得非常像炸药包,而且是全金属的,安检时无论如何都过不了关!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用上这个炸药包设备,艺人们的声音我们只能用摄像机分开录